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南京审判网
今天是
综合公告: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司法调研 司法调研
金陵法苑|提前约定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请求权的效力辨析
[日期:2020-12-23] 字号:[ ] 本文已被浏览过:2115次 视力保护色:


裁判要旨

民事合同中的自愿放弃权利条款,效力应当区分认定。如果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适当减少。合同当事人提前约定放弃该违约金过高调整请求权的,与违约金法律制度、公平原则等法律规定相冲突,应当认定无效。


案情回顾

原告:黄某、吕某

被告:南京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5年3月,两原告与被告签订了一份借款《居间合同》,向案外人周某借款35万元。约定:两原告支付佣金10500元,并同意被告收取履约保证金10500元;若两原告正常履行借款合同完毕,保证金退还;如两原告违约,需支付违约金为佣金的3倍,且自愿放弃违约金过高的抗辩权等等。

后两原告在还款过程中多次逾期还款,在两原告还完全部借款后,被告拒绝退还保证金。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归还两原告保证金10500元。庭审中,经法院释明,两原告申请对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进行调低。被告认为违约金系双方自愿约定,且两原告已经放弃违约金过高抗辩权,故不同意法院予以调整。


【法院审判】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原、被告双方为被告提供房屋抵押借款等居间服务事宜所订立的《居间合同》,意思表示真实,为有效合同。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应否退还原告交纳的履约保证金。本案中,两原告已经根据约定归还了前述借款合同的本金及利息,故退还该保证金的条件已成就,被告应予退还。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其目的是在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与实际损失相比较明显失衡的情形下予以适当调整,以公平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故如果当事人违反法律规定,事先约定放弃违约金过高抗辩权的,属于对法定形成权的预先排除,意在从根本上否定或架空该法律规则的适用,违反了公平原则及诚实信用原则,也与立法目的不符。同时,本案《居间合同》文本是被告方预先提供的格式合同文本,该约定条款存在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情形,依法应属无效。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原告有三次逾期支付约定利息的情形,前两次逾期不超过两天,第三次逾期21天但有两次还款事实,且被告陈述其利息损失发生在垫付还款期间,故上述违约责任的约定确实过分高于被告的实际损失,依法应予调整。事实上,被告已于合同履行完毕后另行收取了原告780元违约金。因此,被告以上述违约责任约定等为由拒绝退还该保证金,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南京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次性退还原告黄某、吕某履约保证金10500元。宣判后,被告南京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起上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组织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给付原告黄某、吕某人民币1万元。当事人已自动履行完毕,纠纷妥善解决。


评析

在民事合同签订过程中,当事人一方往往利用自己的缔约优势地位,让对方当事人“自愿放弃”一些民事权利,并注明在今后“自愿放弃”该违约金过高抗辩权利,即使产生诉讼也不申请进行调整等内容。对于此类“自愿放弃权利条款”是否属于当事人行使处分权的范围,是否合法有效,司法实践中存在一定争议,主要有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当事人才是其个人利益的最佳判断者,该“自愿放弃权利条款”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司法机关应当尊重,该约定合法有效。

第二种观点认为,对于“自愿放弃权利条款”中的权利应做区分,如果属于当事人可以依法处分的权利,且不与公序良俗等法律原则相冲突,则合法有效;反之应当认定无效。提前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违反了违约金法律制度、公平原则,应当认定无效。

第三种观点认为,当事人就违约金数额是否调整所做约定,属于可撤销协议,与当事人撤销权保持高度一致的违约金调整请求权,亦应属于当事人的民事实体权利范畴,而提前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的效力,则因当事人是否申请而有不同,如申请则依法撤销,未申请则约定有效,故该约定的效力待定。


本案例中,法院依据前述第二种观点,认定该类条款无效并对违约金进行了调整,双方纠纷最终得以妥善解决。认定争议条款无效的主要理由如下:

一、合法性原则是民事法律行为效力的基本规则,违反合法性原则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我国《民法总则》、《合同法》均规定了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行为无效,确定了合法性原则是民事法律行为效力的基本原则,如果当事人的民事法律行为违反了合法性原则,则应当予以否定性评价。本案中,当事人约定“自愿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违反了处分权行使条件与限制,违反了法律原则和违约金法律制度,侵害的是整个民事诉讼制度,应当认定无效,详细理由同下。

二、合同法规定的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是当事人在特定诉讼阶段享有的形成诉权,《合同法》规定的违约金过高调整制度,既涉及当事人在法官释明之后是否申请调整的程序处理,也涉及违约金与当事人一方损失相比是否过高的事实认定和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就其性质而言,并非当事人的民事实体权利,因为民事实体权利的对象是其他民事主体,而该申请权利的对象是向人民法院提出,且当事人在民事诉讼中可以单方自由行使,并会引起法律关系的变动,无需相对人的意思表示和履行行为,当事人的适时申请应为一种程序启动权利,在法院对此认可并做出支持判决时,违约金数额会发生变化。该权利只在特定诉讼阶段产生,属于形成诉权。从权利作用看,当事人行使该申请权的目的在于变更违约金的数额,改变双方法律关系中的内容,而不是对抗或从根本上吞并债权人的请求权,抗辩权的行使是被动、消极和防御性的,这与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存在着明显不同,故该类申请权并非抗辩权。


《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处分权应当“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诸如生命健康权、时效利益等权利不属于当事人可以自由处分的范围。当事人只能处分现实确定的权利,那些未来可能存在的权利无法构成处分行为的客体,本案例中放弃权利的处分行为旨在使权利发生即刻丧失之效果,从逻辑上分析,如果没有现实确定的权利,根本谈不上处分和使之丧失。当事人提前约定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违反了处分权行使条件与限制,应属无效。


三、当事人提前约定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与我国合同法中违约金法律制度、公平原则等法律规定相矛盾,应当认定无效。2009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就“依法合理调整违约金数额,公平解决违约责任问题”等有关内容对此进行了明确。违约金法律制度不仅涉及私法自治,更体现公法规制。约定“自愿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意在架空或从根本上否定该法律制度的适用,此类约定与公序良俗原则中的公共秩序相违背,如果认可此类约定的效力,违约金调整法律制度就会成为一纸空谈,天价违约金等极端情形亦会层出不穷,表面“自愿”而实际违法,是此类约定无效的主要原因。


四、民事诉讼的基本架构是两方当事人在法院参与下的相互攻防。相对于物权、债权等有关民事实体权利可以自愿放弃而言,诉讼法律制度具有适用强制性和不可排除性。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产生于诉讼期间,是一种程序启动权利,可以单方行使,事实上,当事人提前约定“自愿放弃”该申请权利的约定并无实际意义,如果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提出调整申请的,人民法院仍可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


五、根据当事人提供的《居间合同》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可以确定合同中约定的上述条款内容,存在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情形,系被告提前拟定的格式条款,应当认定无效。

司法实践中,对于“自愿放弃权利条款”的效力,应当区分认定,对于不违反法律规定,属于当事人正当行使处分权的行为,应当认定合法有效。而对于当事人一方拟定的存在无效情形的格式条款,或者当事人违反法律规定不当行使处分权的,例如本案中提前约定“自愿放弃”违约金过高调整申请权的内容,则应认定无效,以防止当事人通过此种方式规避法律制度,损害社会秩序和当事人合法权益。




原文刊载于《金陵法苑》2020年第3期,本文有删减。


  • 主办: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32523号
  •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 访 问 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