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综合公告: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流程 >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金某与孟某抚养费纠纷案(2018)苏01民终10949号
[日期:2020-02-14] 字号:[ ] 本文已被浏览过:952次 视力保护色: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苏01民终1094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金仕俊,男,1969年7月28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延战,北京市隆安(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孟俊,女,1979年8月5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银仁,江苏中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珊珊,江苏中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金仕俊、上诉人孟俊因抚养费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8)苏0102民初2834号民事判决,均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2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金仕俊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金仕俊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2.一审及二审诉讼费由孟俊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当,判令抚养费有误。根据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抚养费”包括子女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费用。本案中金仕俊提供的有形票据全部系教育费支出,同时提供的金玉玲证人证言主要是证明为了抚养金某某的生活性支出,但一审判决并未对该部分事实和数额予以确认,也未依法审查该部分证人证言的真实、合理性。对该部分花销在判决书中并未予以考量。金仕俊起诉的抚养费标准是基于民法公平公正原则以及南京的生活水平予以确定的,但一审判决将抚养费以有形票据的形式对抚养费进行认定,仅仅系认定的教育费支出,并未考虑生活费支出,明显违反公平公正原则,认定有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孟俊辩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孟俊在患有重病期间,金仕俊作为金某某的法定监护人对金某某有监护职责,在这期间内孟俊已经履行了其作为抚养人的职责;2.一审法院对相关的数额认定有误,具体见上诉意见。综上,请求法庭驳回金仕俊的上诉请求。

孟俊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直接改判驳回金仕俊的诉讼请求;2.由金仕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孟俊在2014年11月份至2017年11月30日之间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己尽到对女儿金某某的抚养义务,金仕俊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的依据。1.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之间,孟俊承担婚生女儿金某某生活、教育、医疗费几万元,而不是金仕俊所陈述的“未尽到抚养义务,所有抚养义务由金仕俊承担”。孟俊与金仕俊于2014年4月21日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女儿金某某由孟俊抚养,随同女方生活。离婚后不久,孟俊在金仕俊不断骚扰、刺激下罹患抑郁症,经医生诊断并建议身体条件不适合抚养孩子,于是2014年11月经与金某某爷爷奶奶商量,金某某暂住爷爷奶奶处,后金仕俊将孩子接走。三年期间,孟俊并没有对孩子不管不问,在积极治疗自身疾病的同时,仍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女儿金某某购置生活用品、学习用品,缴纳学习培训费,支付医疗费等,从各方面为孩子的成长履行抚养义务。孟俊三年期间为孩子支付的这些费用理应在金仕俊主张的抚养费数额中扣除。2.金仕俊主张其自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30日期间直接抚养金某某发生的抚养费数额与事实不符。第一,金仕俊提交的5张缴费收据证明其为金某某交费19080元,单据中包含了2017年9月1日支付的五个月的培训费和托管费4000元,此4000元己在孟俊诉金仕俊抚养费纠纷一案中,由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苏0102民初1873号民事判决中予以抵扣,孟俊认为,金仕俊在此案中提交的4000元的单据显然属于重复主张,理应在抚养费数额中扣除。第二,金仕俊向法院提交的南京银行汇款明细,证明抚养期间向金某某尾号为5021的账户汇款19700元,但根据金某某尾号5021的账户银行流水明细显示,在金仕俊提交的南京银行汇款明细中,其中2014年3月14日转存的3100元系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发生的,其不应向孟俊主张;2014年9月10日转存的3700元不是金仕俊转存,而是孟俊在鼓楼区汇杰广场的银行将3700的现金存入金某某账户的,金仕俊也不应该向上诉人主张。第三,金仕俊直接抚养金某某期间,于2015年10月7日支取1500元,2016年1月12日支取4000元,2016年8月30日支取3000元,这三笔大额支出,金仕俊均不能说明其用于抚养孩子的支出,孟俊认为这三笔款项理应从金仕俊主张的抚养费中扣除。3.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30日期间,金仕俊负有抚养义务,然而金仕俊并未向孟俊和女儿金某某支付抚养费。根据双方《离婚协议书》约定,女儿由孟俊抚养,随同女方生活,金仕俊每月支付1500元。孟俊认为,金仕俊应该按照离婚协议支付抚养费,然而,三年期间其未按照协议约定的每月1500元向孟俊和女儿金某某支付抚养费;即使其为女儿金某某支付了一些费用,也是其应该支付的,在孟俊身体条件不允许抚养孩子的情况下,孩子随同金仕俊生活,金仕俊不应该向孟俊主张三年期间产生的全部费用,其作为孩子的父亲,也应该履行抚养义务。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金仕俊辩称:1.金仕俊与孟俊已经离婚,且针对孩子的抚养归属问题已经作出了约定,并按照离婚协议的约定进行履行,不存在金仕俊不断骚扰孟俊的事实;2.实际情况是孟俊在2014年11月擅自将孩子放到金仕俊家后就直接离开;3.孟俊称其没有抚养能力,但是其上诉状又主张履行了抚养义务,该上诉内容相互矛盾。法律规定的抚养费是为了小孩的成长合理必要的生活、教育、医疗支出。一审中孟俊提供了相应的材料但是因超过了举证期限,且举证内容无法确定与本案的关联性,一审法院并没有支持孟俊的请求,认为其将孩子交给金仕俊抚养其应承担相应的抚养义务,所以对抚养费的诉讼请求进行了支持。一审中金仕俊提供了三年期间部分的教育支出,并非全额教育支出,只是想佐证三年期间金仕俊对小孩的抚养尽了较多的抚养义务。另外证人金玉玲可以证明三年期间小孩由其在带,金仕俊需将小孩的生活费支付给金玉玲,但是一审并未支持孩子的生活费。孟俊在一审中要求孩子的生活费要通过票据的形式予以出示,按照生活常理孩子的教育、生活、医疗不可能全面的都用票据的形式体现。对于孟俊认为其支付了相应的费用,且有银行卡的转账,但是其并未举证不应采信。孟俊上诉状主张的存在三笔大额支出也仅是个人推断,无证据支持。综上,请求驳回孟俊的上诉请求。

金仕俊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孟俊支付金仕俊在2014年11月份至2017年11月30日之间抚养女儿金某某的抚养费54000元;2.本案诉讼费由孟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金某某(2009年12月28日生)系金仕俊与孟俊的婚生女。2014年4月21日,金仕俊与孟俊在南京市玄武区民政局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约定:“女儿金某某由女方抚养,随同女方生活,男方每月支付1500元抚养费,如经济条件许可,可适当提高抚养费到18周岁为止”。2014年11月孟俊将女儿金某某送交金仕俊抚养,并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金某某的抚养权归金仕俊,同年12月自愿撤回起诉。金仕俊于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直接抚养女儿金某某。孟俊于2017年11月30日将女儿金某某接回抚养。

一审法院认为,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改变,离婚后父母对子女仍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孟俊于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将女儿金某某交给金仕俊抚养,金仕俊基于抚养的事实,要求孟俊给付抚养费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金仕俊主张孟俊给付金某某抚养费54000元的依据是离婚协议当中的抚养费约定标准每月1500元,金仕俊提交的5张交费收据证明交费19080元,提交南京银行汇款明细,证明抚养期间向金某某尾号为5021的账户汇款19700元,共计38780元,金仕俊对2017年7月4日孟俊为金某某向陈健世纪星艺术沙龙交纳的2017年7月至11月的拉丁舞培训费1335元无异议,同意扣除,故金仕俊主张的抚养费金额为37445元。孟俊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为金某某交纳的1335元之外的其余费用,因其与金仕俊无明确约定,孟俊在本案中不同意给付金仕俊任何费用,请求判决驳回金仕俊诉讼请求的意见,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据此判决如下:被告孟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给付原告金仕俊37445元。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金仕俊申请证人金玉玲出庭作证,拟证明金某某在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由姑婆金玉玲代为照顾,孩子的生活费每月为3000多元,由金仕俊支付给金玉玲。经质证,孟俊认为金玉玲系金仕俊姑姑,证人证言可信度低,金某某在此期间主要是上幼儿园,有减免政策,不需要每月3000元的开支,也没有任何书面证据证明相关抚养的支出,同时通过证人陈述可知孟俊在此期间为金某某支付了数个辅导班的费用,已经尽到抚养义务。本院认为,金玉玲虽系金仕俊亲属,但其陈述的抚养金某某的支出水平符合本地消费水平,具有合理性,故本院对金玉玲的陈述予以采信。2.孟俊向法庭提交门诊病程记录、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及医疗费票据一组,拟证明其自2014年以来确患有重度抑郁症,现精神状况亦不佳。金仕俊对该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病程记录系孟俊主诉,自评量表测试时间短,无法证明孟俊确实患有重度抑郁症而丧失劳动能力,同时认为医疗费票据上载明孟俊无业与事实不符。本院认为,双方对该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确认,结合孟俊在一审中提交的住院记录及病历,足以认定孟俊自2014年11月以来患有较为严重的抑郁症并且需要长期服药治疗。

二审中,本院发函委托南京市妇女联合会就孟俊个人精神状况、工作情况及收入状况等问题进行调查,南京市妇女联合会于2019年2月19日就调查情况进行复函:孟俊于2015年1月在南京脑科医院住院,被诊断为重度抑郁,须长期服药,药量较大,靠安眠药与氯硝西泮片睡眠。存在双向情感障碍,躁郁症状显著,有自伤与伤人想法,有短暂失忆症状,无力感与情绪低落明显,仍需每月定期检查、服药;孟俊所在单位店长宣珍表示,在孟俊住院期间因情况特殊,单位老板同意为其挂社保,2017年之前因无法正常上班,孟俊每月到手收入为1000元左右,现在每月收入大概2700元左右;孟俊户籍地北门桥社区经走访了解到孟俊生活比较困难,近两年给予孩子助学金及相应慰问金。经质证,孟俊认为该调查可以证明其自2014年11月起,因病导致仅有极少收入,但其仍然在此期间尽力为孩子购买生活学习用品及支付教育培训费,已经尽到抚养义务。金仕俊对该复函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调查中多为孟俊本人自述而无其他证据佐证,其精神状况及劳动能力亦没有经过鉴定,不能认定当时孟俊无劳动能力及收入,同时调查能证明孟俊实际上在2014年11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精神尚可,有工作收入和抚养孩子的条件。

二审另查明,孟俊于2015年1月1日至23日期间因抑郁症在南京脑科医院住院进行治疗,出院后至2017年6月期间,每月均定期到南京脑科医院门诊复查、开药治疗。金仕俊直接抚养金某某期间,孟俊多次通过淘宝网为女儿金某某购买学习用品、书籍及衣物等生活用品,同时为金某某支付多项课外培训班费用。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对抚养费的认定及处理是否恰当。

本院认为,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抚养费的确定既要考虑子女的实际需要,又要考虑父母的实际负担能力,负有给付义务的父或母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减免给付数额。判断是否履行抚养义务,并不能简单以是否给付金钱来评价,负有抚养义务的一方也可以其它物质方式代替金钱给付。本案中,孟俊在罹患严重精神疾病没有完全康复,需要持续接受治疗且收入较低的情况下,依然通过为孩子购买学习、生活用品以及支付培训班费用等方式满足金某某的成长需要;在其病情及收入稳定后即将金某某接回身边直接抚养,足以证明孟俊在生活困难的情况下仍有积极履行抚养义务的意愿和实际行动。孟俊在其因病未能直接抚养金某某期间,已经通过提供其他物质代替金钱给付的方式承担了其负担能力范围以内的抚养义务,法律对此不应再过多苛责。同时,金仕俊作为父亲对金某某亦负有抚养义务,现金仕俊在孟俊已经尽其所能履行了抚养义务的情况下仍主张孟俊支付抚养费的诉请依据不足,本院予以驳回。孟俊的上诉请求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子女是双方最珍贵的财富和情感寄托,希望双方能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放下芥蒂,不再纠结于过往的冲突与不信任,用积极的心态面对各自的新生活,同向而行,为抚育孩子健康成长而共同努力。                                                                                      

综上所述,上诉人孟俊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7条第一款、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8)苏0102民初2834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金仕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金仕俊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金仕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 侃

审 判 员   何祖斌

审 判 员   钟慧钊


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汤 燕


  • 主办: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32523号
  •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 访 问 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