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综合公告: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流程 >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王一帆等敲诈勒索案(2019)苏01刑终484号
[日期:2020-02-14] 字号:[ ] 本文已被浏览过:646次 视力保护色: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9)苏01刑终484号


原公诉机关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一帆,男,1991年12月23日出生,系南京汇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南京集之耀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住所地南京市栖霞区。2018年4月4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京市秦淮区看守所。

辩护人郎大勇,江苏新高的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崔保华,江苏九州祥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王子越,男,1992年5月3日出生,系南京汇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所地南京市鼓楼区。2018年4月3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京市秦淮区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韦伟,男,1992年1月6日出生,系南京集之耀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所地南京市鼓楼区。2018年4月4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1日被逮捕。 现羁押于南京市秦淮区看守所。

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审理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一帆、王子越、韦伟犯敲诈勒索罪一案,于2019年5月17日作出(2018)苏0104刑初745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王一帆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检辩双方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4年4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王一帆、王子越、韦伟先后注册成立南京汇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丰公司”)、南京集之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之耀公司”),被告人王子越、韦伟分别担任汇丰公司、集之耀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王一帆系两家公司实际负责人。2016年下半年以来,被告人王一帆以上述两家公司名义(对外统称“闪闪贷”),先后在南京市秦淮区中山南路瑞华大厦、洪武路福鑫国际大厦等地租房实施“套路贷”活动,与被告人王子越、韦伟等人分工合作敲诈勒索被害人财物。公司设置业务部、催收部等部门,分别负责寻找借款对象办理借款业务、对借款对象进行催收等工作。其中,被告人王一帆负责业务洽谈,提供放贷资金和收款结算账户等,被告人王子越、韦伟接受被告人王一帆雇佣负责债务催收,并根据催收业务领取提成。期间,被告人王一帆安排人员,通过网络、传单等方式发布无抵押贷款等广告吸引急需用钱的借款人前来借款,要求借款人提交本人身份证明、登记个人资料、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如无逾期则按照实际借款金额还款,以此诱骗借款人签订虚高借款金额的借条。后被告人王一帆安排人员对借款人进行家访,带借款人至银行进行虚假走账,要求借款人将虚高部分费用取现交还公司,制造借款人已经实际取得全部借条金额的假象。如果借款人逾期或者到他人处借款,被告人王一帆即安排被告人王子越、韦伟等人携带上述虚高借款金额的借条上门,以语言威胁、人身控制、虚假诉讼等方式向借款人索要高额款项,非法占有借款人财物。汇丰公司、集之耀公司自成立以来,形成较为固定的组织,有明显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员较为固定,多次实施恶势力惯常实施的敲诈勒索犯罪活动,形成了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中,被告人王一帆参与作案六起,犯罪数额为人民币794952元;被告人王子越、韦伟参与作案一起,犯罪数额为人民币114000元。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2016年8月,被害人张某至南京市秦淮区中山南路瑞华大厦被告人公司借款,后被被告人王一帆等人以上述方式敲诈南京唐会餐饮有限公司餐饮储值卡10张(价值人民币10万元)。

二、2016年9月至10月,被害人余某至南京市秦淮区中山南路瑞华大厦被告人公司借款,后被被告人王一帆等人以上述方式敲诈钱款共计人民币31万元。

三、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被害人方某甲至南京市秦淮区中山南路瑞华大厦被告人公司借款,后被被告人王一帆、王子越、韦伟等人以上述方式敲诈钱款共计人民币114000元。

四、2017年3月,被害人黄某至南京市秦淮区洪武路福鑫国际大厦被告人公司借款,后被被告人王一帆等人以上述方式敲诈钱款共计人民币3万元。

五、2017年5月至2017年8月,被害人方某乙至南京市秦淮区洪武路福鑫国际大厦被告人公司借款,后被被告人王一帆等人以上述方式敲诈钱款共计人民币157400元。

六、2017年7月至8月间,被害人刘某至南京市秦淮区洪武路福鑫国际大厦被告人公司借款,后被被告人王一帆等人以上述方式敲诈钱款共计人民币83552元。

2018年4月2日,被告人王子越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次日,被告人王一帆、韦伟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案发后,被告人王一帆家属代为退赔被害人方某甲的全部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张某、方某甲谅解。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了被告人王一帆随身携带的钱款人民币671400元。

原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事实,有经原审法院庭审举证、质证的被告人王一帆、王子越、韦伟的供述和辩解,被害人张某、方某甲、黄某、方某乙、余某、刘某等人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刘辰凌、林某、王某、沈某等人的证言,搜查笔录,电子数据检查工作记录,扣押清单,聊天记录,工商登记资料,收条,谅解书,抓获经过,户籍资料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王一帆、王子越、韦伟敲诈勒索他人财物,其中,被告人王一帆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王子越、韦伟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王一帆、王子越、韦伟共同实施敲诈勒索犯罪,并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系犯罪集团,其中被告人王一帆系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被告人王子越、韦伟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韦伟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行为,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王子越当庭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王一帆归案后已经退赔了被害人方某甲的全部经济损失并取得方某甲、张某的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王一帆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王子越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被告人韦伟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扣押在案的被告人王一帆的钱款671400元予以追缴并按比例发还被害人张某、余某、黄某、方某乙、刘某,被告人王一帆退赔各被害人的剩余经济损失。

上诉人王一帆的上诉理由是:1.原审判决认定关于被害人余某、方某乙部分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被害人张某给其的10万元消费储值卡不应计入犯罪数额;3.其和本案被害人之间系民间借贷,没有实施套路贷行为,不应认定为敲诈勒索罪;4.原审判决认定本案系恶势力犯罪集团不当;5.其具有坦白、退赔情节,原审判决量刑过重。

上诉人王一帆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原审判决认定关于被害人余某、方某乙部分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涉案10万元消费储值卡不应计入犯罪数额;3.王一帆没有实施套路贷行为,不是恶势力犯罪集团,在取得被害人财物时未采用明显的暴力和威胁手段,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应认定为诈骗罪;4.王一帆认罪态度较好,已全部退赔被害人,具有坦白情节,应从轻处罚;5.原审判决量刑过重;6.原公诉机关未在起诉书中明确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原审人民法院主动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属程序不当。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审查意见是,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本院依法不开庭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王一帆、原审被告人王子越、韦伟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人王一帆在本院审理期间未提供新的证据。辩护人向本院提交了南京唐会餐饮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以证明其公司出售储值卡有8.5折的促销优惠,但与本案认定犯罪事实无关,故不予采纳。本院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一帆、原审被告人王子越、韦伟敲诈勒索他人财物,其中,被告人王一帆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王子越、韦伟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

关于上诉人王一帆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上诉人王一帆及辩护人提出的原审判决认定关于被害人余某、方某乙部分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涉案10万元消费储值卡不应计入犯罪数额的相关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原审被告人王子越、韦伟供述提及公司一般是按照借条上的金额存入客户账户钱款,后让客户取出违约金和利息还给公司,以方便后期向客户要钱或打官司,王一帆以往供述提及张某的借款系以此方式操作,被害人余某、方某乙的陈述及银行交易明细证实存在按借条打款后立即取现交还给王一帆公司的行为,王一帆公司工作人员的证人证言、银行交易明细等证据证实王一帆系公司的负责人,所有催收回来的钱款均交由王一帆处理,原审判决基于上述证据作出事实认定并无不当;涉案储值卡实际价值10万元,与购买该储值卡时商家给出的优惠折扣无关,故应当以10万元计入王一帆的敲诈勒索犯罪数额,该认定亦无不当。综上,相关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上诉人王一帆及辩护人提出的王一帆没有实施套路贷行为,不是恶势力犯罪集团,不应认定为敲诈勒索罪及辩护人认为王一帆在取得被害人财物时没有采用明显的暴力和威胁手段,应认定为诈骗罪的相关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王一帆向被害人出借钱款时均存在签订数额高于借款本金、制造银行流水等虚增债务的行为,后又制造违约,采用语言威胁、人身控制、虚假诉讼等手段催收钱款,系敲诈勒索行为。王一帆成立汇丰公司、集之耀公司后主要从事“套路贷”犯罪活动,并形成较为固定的组织,依法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相关上诉理由、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3.关于上诉人王一帆及辩护人提出的王一帆有坦白、退赔的从轻处罚情节,原审判决量刑过重的相关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王一帆归案后对部分事实不予认可,不能认定为坦白,原审判决已就上诉人王一帆具有的退赔情节在量刑时予以了考虑,量刑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并无不当,故相关上诉理由、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4.关于辩护人提出的原公诉机关未在起诉书中明确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原审人民法院主动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属程序不当的辩护意见,经查,原公诉机关当庭发表的公诉意见里明确了应当认定本案三被告人系恶势力犯罪集团,原审判决亦予以了认定,并无不当,故相关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上诉人王一帆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审查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张松涛

审判员  汪 波

审判员  任志中


二O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王欣宇



  • 主办: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32523号
  •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 访 问 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