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综合公告: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流程 >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原告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与被告河北蓝亨啤酒有限公司、被告金城仓储超市侵害著作权纠纷案
[日期:2018-10-12] 字号:[ ] 本文已被浏览过:6007次 视力保护色:

原告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与被告河北蓝亨啤酒有限公司、被告金城仓储超市侵害著作权纠纷案

【案件信息】

一审案号:(2014)宁铁知民初字第101号

一审合议庭:吴 刚、乔顺民、邵静娟

【裁判要旨】

体现较高独特审美,并能够与已有字体明确区分开来的中文字库单字可以被认定为美术作品给以著作权保护。对于开放式许可的字库单字,为防止造成更大损失,从利益平衡角度出发,可判令侵权方向权利方赔偿损失,但不支持停止使用的诉讼请求。

【基本案情】

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正公司)于2000年7月7日完成了倩体字体的数字化和字库化转换,命名为方正倩体系列字库字体。2000年8月31日,该字库字体首次发表。方正公司于被告金城仓储超市发现被告河北蓝亨啤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亨公司)未经许可,在其销售的产品的包装、标识、商标和广告中使用了四个方正粗倩简体单字“佰斯德利”,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蓝亨公司:1、停止使用并销毁所有带有方正粗倩简体“佰斯德利”的包装、标识、商标和广告宣传品,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2、在指定的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3、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及其他合理开支;请求判令金城仓储超市停止销售并销毁带有方正粗倩简体“佰斯德利”的蓝亨公司产品。

蓝亨公司在其生产的罐装黑啤啤酒的包装正面使用了“佰斯德利”粗倩简体四个字,并与英文“Bestly”结合作为注册商标使用。商标注册证载明该商标注册号为第4456820号,商标注册申请人为吴连瑞,类别32类,用于啤酒、麦芽啤酒、麦芽汁等啤酒类商品。获准注册日期为2007年8月14日。该商标在申请注册过程中,已由唐山瑞德啤酒有限公司使用在罐装和瓶装二种啤酒产品上,并在2006年西安秋季糖酒会上展出。2008年10月28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批准,吴连瑞将该商标转让给唐山瑞德啤酒有限公司。唐山瑞德啤酒有限公司于2010年9月14日将该注册商标转让给本案被告蓝亨公司。经庭审比对,涉案“佰斯德利”四个字与方正公司字库四汉字在笔画、笔数及汉字部件的位置、字体关系、设计风格完全一致。

【裁判结果】

汉字由于受自身固有笔画、结构等特征的限制,在进行美术字的创作设计时,其笔画特征与现有公知的其他美术字体相比,很难具有区别性特征的独创性。所以在判断字库中的单字是否能独立构成美术作品时,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本院认为,对于字库中的单字是否具有独创性判断,首先应遵循美术字艺术创作的规律,根据汉字的笔画特征、笔画数量、结构等特点进行考量。其次是将单字体现的艺术风格、特点与公知领域的其他美术字体如宋体、仿宋体、黑体等进行对比,判断原告主张权利的单字是否具有明显的特点或一定的创作高度。具体到本案而言,本案涉及的“佰”、“斯”、“德”、“利”四字的笔画特征,与现有公知领域中其他美术字体相比具有个性特征,体现了一定的独创性,能够独立构成美术作品。

由于涉案的“佰斯德利”四字均能单独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美术作品,原告方正公司对“佰斯德利”四字享有著作权。被告蓝亨公司未经原告方正公司许可,在其注册的商标文字部分中使用了原告方正公司享有著作权的粗倩体单字,侵犯了原告方正公司对此所享的美术作品著作权。

确定本案被告法律责任承担的实质是如何妥善解决知识产权的权利冲突,即在先美术作品著作权与在后商标权之间的权利冲突问题。对此,应结合保护在先权利原则、适用正当程序原则以及利益衡平原则等方面综合考量。

尊重和不侵犯他人在先的知识产权是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内容,任何人在行使自己权利的同时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商标法》第九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有显著特征,便于识别,并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权利相冲突。正是基于此原则,本院判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利,虽然应注重保护在先权利,但在处理知识产权的权利冲突方面,对于不同情况的保护力度应有所区别。

注册商标的取得、变更和消灭必须经过行政程序的审查核准,没有相应的行政行为,就没有商标权产生、变更和消灭的法律事实基础。因此,在发生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时候,保护在先权利必须在正当法律程序内适用。正当程序原则也是现代法治的重要原则,其基本价值和目的就是建立和维护特定的法律秩序,保证权利人权利的稳定性、安全性和可预期性,它是保障实体权利的法律屏障。就本案而言,被告蓝亨公司使用的注册商标系受让取得,且该商标自获准注册至今已达七年,在此期间该商标一直在酒类产品上使用,并具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根据现有证据,被告对该注册商标的取得、使用,属善意且无过错,符合法律的正当程序。另外,根据《商标法》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但驰名商标,恶意注册的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由此可见,原告已丧失撤销该注册商标的权利。原告享有并主张的是美术作品著作权,被告拥有注册商标专用权,二者从权利的类型、属性等方面均不相同,可以共存。综合以上因素考虑,原告诉请判令被告停止使用涉案的“佰斯德利”四个粗倩体单字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被告金城超市停止销售并销毁涉案商品的诉讼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

原告虽不能要求被告停止使用涉案单字,但并不影响原告获取收益的权利。法律作为社会利益的调节器,应兼顾并平衡众多社会利益。在尊重权利独立性的前提下,兼顾权利之间的平衡。被告将受著作权保护的美术作品作为商标的文字部分使用并取得了商标权,作为在后权利的商标权人应对在先著作权权利人给予经济上的赔偿。结合本案的具体案情,本院认为,本案的赔偿方式以一次性赔偿为宜,使权利客体的综合效益最大化。原告方正公司未证明被告因涉案单字作为注册商标使用的实际获利,本院综合涉案单字美术作品的独创性高低程度、被告善意受让取得涉案注册商标的情况、商标标识中的文字对产品销售的可能影响、被告产品的销售价格等因素,确定被告向原告支付的赔偿金数额为人民币三万元。遂判决:蓝亨公司一次性赔偿方正公司人民币三万元;驳回方正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专家点评】

该案判决的意义在于确立了对单字字体著作权保护的边界和限度,同时不简单根据保护在先权利原则,绝对保护在先形成的著作权,而是兼顾在先权利人利益、在后使用者和公众利益之间寻求最大限度的平衡。具体来说,以下几点值得肯定:

1、确立了以美术作品的独创性标准对单个字体著作权保护的思路

汉字本身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而单个汉字的字体是否享有著作权而受保护,根据何种标准进行保护,如何保护等问题一度引发热议。单个汉字的字体同样是通过笔画、线条、结构安排、色彩等要素来表达美感、传递思想的。因此,该案判决将其作为美术作品来对待分析,并明确了字体独创性的判断标准,即应当遵循美术字艺术创作的规律,根据汉字的笔画特征、笔画数量、结构等特点进行考量,同时还应将单字体现的艺术风格、特点与公知领域的其他美术字体如宋体、仿宋体、黑体等进行对比,以综合判断请求保护的单字是否具有明显的特点或具有一定的创作高度,从而确立了字体的保护边界和限度。

2、对单字字体的保护体现了对创造性劳动保护的精髓

单字字体是否应当保护在于其是否具有独创性,权利人是否付出了创造性劳动。该案判决从粗倩体字体本身的特点进行分析后,还特别描述了字体设计者在确定字库整体风格的基础上,对字库中的每个单字进行逐一修正,使之从整体上符合设计者的艺术风格。“不仅要求每个汉字赏心悦目,而且要求整篇文字的艺术风格都要达到整体美观,和谐统一的艺术效果。”因此,判决认为“设计完成的粗倩体,与现有的美术字体相比,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和审美意义,体现了设计者的独创性。”可以看出,设计者为创作单字字体付出了一定的创造性劳动,从而使其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司法判决对单字字体的保护本身体现了对创造性劳动进行保护的内在精神。

3、精准利用利益平衡原则协调权利人、使用人和公众之间的利益冲突

本案判决的另一亮点是在认定在后商标使用人侵权的前提下并未判决其停止使用,而是确立了通过补偿权利人损失来矫正停止侵权方式的适用。这是对字体保护方式上一种创新。法院考虑到此商标已经注册并使用七年,在相关商品上的使用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力,使之与相关商品之间产生了紧密联系。因此,如果停止使用该商标,不仅会对现有商标使用的秩序产生冲击,对商标使用人的利益产生巨大损害,同时也会对安全、可预期的消费秩序产生不利影响,颠覆消费者内心对商标的合理期待。因此,本案判决并未简单以保护在先权利原则来保护在先形成的著作权,判决商标使用人停止使用涉案商标,而是判令侵权人通过一次性赔偿的方式弥补权利人受损的利益,从而较好地兼顾了权利人、使用人和社会公众三者利益之间的平衡。

  • 主办: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32523号
  •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 访 问 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