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综合公告: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流程 >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邵某诉林某赠与合同纠纷案(2017)苏01民终7217号
[日期:2018-01-05] 字号:[ ] 本文已被浏览过:5443次 视力保护色: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1民终721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林建,男,1971年2月16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兵,江苏众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理人:李争,江苏众盛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邵金英,女,1923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柏立平(邵金英儿子),男,1954年8月6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林建因与被上诉人邵金英赠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2016)苏0104民初39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林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邵金英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涉案房屋原为公租房,林建和邵金英均有资格购买该房,因邵金英工龄长,故林建以邵金英的名义购买该房屋,房款系林建支付。后林建要求邵金英将房屋产权人变更为林建,邵金英也自愿同意。林建考虑到双方亲属关系,与邵金英签订了一份协议,并给付邵金英10万元作为赡养等费用。即使双方之间是赠与合同关系,林建已经履行了自己的义务,邵金英要求撤销赠与合同缺乏依据。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邵金英与其部分子女之间签订的协议,并未经林建认可,不应作为本案依据。邵金英与林建之间不是单纯的赠与合同纠纷,涉及到房改房和房屋买卖问题。即使双方系赠与合同纠纷,林建也履行了协议约定的义务,赠与合同未达到应撤销的程度。
  邵金英辩称,林建是在拖延时间。邵金英是在被林建欺骗的情况下,将诉争房屋过户给林建。但林建后来住了几年后就不住了,并没有按照当初双方约定照顾邵金英。邵金英并未收到林建的10万元赡养费用。因诉争房屋现在在案外人名下,无法返还,林建应当赔偿邵金英的经济损失。林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邵金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撤销邵金英与林建之间的赠与合同,林建赔偿邵金英损失105万元;2、林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2006年11月4日,邵金英及邵金英妹妹邵秀英、邵金英的子女柏立法、柏雅琴、柏立平、柏立强签订协议一份,内容为:“因为林建、柏雅男承诺负责照料邵金英日常生活,不虐待,不歧视,负责生老病死,养老送终,所以邵金英才把某小区某栋103室房屋送给林建。因为某小区某栋103室是外婆邵金英送给外孙林建的,所以邵金英的子女及亲朋好友来探望邵金英,不得阻止。因为此房是送给林建的,此房不得抵债、抵押、变卖等。如有其它事情,协商处理” 。同时该协议还备注:“林建所写作为副件”。该副件内容为:“一、这个房子给林建,我要住到死;二、一切费用由林建负担;三、灵牌由林建保管;四、两个人的公墓由林建交费;五、如林建有事,由柏雅男陪;六、去世后要放家里五天;七、这个房子不能卖”。该副件由林建本人签字同意。后涉案房产过户至林建名下,邵金英与林建共同生活至2007年后林建迁至上海居住。2012年,林建与过楠楠离婚时,林建将涉案房屋协议分割给过楠楠,并于2012年10月8日过户至过楠楠名下。邵金英认为,因林建目前未能履行赡养义务,且房子也过户给他人,违反了林建自己出具的承诺,故要求撤销赠予并要求赔偿损失。为此邵金英曾于2015年以房屋买卖为由诉至一审法院要求林建支付购房款15万元及利息,后一审法院认为双方之间并无买卖关系,系邵金英赠予行为,判决驳回邵金英的诉讼请求。林建认为,其迁至上海生活后,也经常回南京看望邵金英,也支付房产的水电等各项费用,帮邵金英找陪护,在邵金英生病时也支付医疗费用,并为邵金英购买了墓地。对于房产过户,因林建在外做生意,为防范风险才过户至妻子名下,并不存在买卖行为。
  一审审理中,为查明涉案房产目前的价值,经邵金英申请,一审法院委托评估部门对涉案房产的价值进行评估,经评估涉案房产价值为131万元。根据评估的结果,因涉案房产无法收回,邵金英本要求林建赔偿131万元,但考虑到林建确有履行了一定的赡养义务,故同意每年扣除1-2万元,总体可下降5-10万元。
  另查明, 2015年8月25日,南京市秦淮区秦虹街道某小区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兹有我社区居民邵金英,女,其户籍号:0005XX,其身份证号:320104192310XXXXX,该居民系我社区高龄独居老人,患有脑梗、心脏病等多种老年慢性病,平时医疗开支大,生活困难。
  一审法院认为,邵金英将涉案房产赠予林建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但该赠予行为对林建附有义务,林建须履行对邵金英赡养义务,且不能将赠予房产出售等条件。林建自2007年离开南京迁至上海居住后,不能全面履行对邵金英的赡养义务,且根据林建的承诺涉案房产不能出售并保证邵金英对该房屋的居住权利,但目前该房产已过户至林建前妻过楠楠名下,显然违背了邵金英赠予的初衷。林建的以上行为,致使邵金英赠予目的无法实现,故其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赠予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予以准许。撤销赠予后,邵金英可以向受赠人林建要求返还赠予财产,因赠予财产已过户至案外人,根据评估机构对涉案房产评估的价值为131万元,林建本应赔偿131万元,考虑到邵金英、林建之间的关系,且林建获得赠予房产后也履行了部分赡养义务,现将赠予房产返还已无可能,故根据房产的价值及林建履行义务的情况,酌定林建应当赔偿邵金英60万元。
  一审法院据此判决:一、撤销原告邵金英将南京市秦淮区某小区54号16幢103室不动产赠予给被告林建的行为;二、被告林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邵金英60万元。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邵金英提交的具体证据如下:1、柏立法的书面证言一份,拟证明因林建不同意柏立法的姨父、姨母进门探望邵金英,其于2006年11月4日下午召集兄弟姐妹在邵金英家中起草了一份协议,要求林建、柏雅男得到房屋后应当承担照顾邵金英的事情。当时有柏立法、柏雅琴、柏立平、柏立强、柏雅华、李国生、邵秀英在场并签字作证明;2、证人李国生、邵秀英出庭作证的证言,拟证明诉争房屋系邵金英家原在夫子庙附近的公房拆迁安置所得,后由邵金英出资购买。林建父亲在其6个月时去世,林建是由邵金英及其丈夫抚养长大。林建把邵金英接到杭州两次,让邵金英将房屋过户给林建。因林建拿到房屋后声称不让其去看望邵金英,因此邵金英的子女在2016年11月4日签订了一份协议,在林建之前所写字条的基础上,增加了部分内容。当时在场的人中只有其和柏雅华、柏立平的妻子没有签字。林建、柏雅男没有到场。林建在拿到房屋后,只尽了一点赡养义务,后来就不管邵金英,搬走时连房屋内的空调和热水器都拆走了。2015年邵金英生病住院,在柏雅华的要求下,林建才到医院看望,也未出医疗费用。邵金英将房屋过户给林建,是以买卖行使过户,但实际房款并未给邵金英。经质证,林建认为柏立法、李国生、邵秀英与本案均存在利害关系,两位证人与林建的关系不好,存在利害冲突,且证人年纪较大,对当时情况记不清楚,其对于证人证言及柏立法的情况说明均不予认可。
  二审另查明,邵金英与林建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林建辩称诉争房屋是邵金英送给其的。双方之间的房屋买卖契约仅仅是为了过户的需要,邵金英将诉争房屋赠与林建。一审法院于2016年3月23日作出(2015)秦民初字第6164号民事判决书,该生效判决书中认定邵金英虽以买卖形式将诉争房屋过户给林建,但依据邵金英2006年11月4日签订的协议以及其在2015年7月起诉林建返还房产一案中陈述的事实,邵金英将诉争房屋过户给林建实为赠与,双方之间并不存在房屋买卖关系。
  上述事实,有评估报告、社区证明、协议书及附件、(2015)秦民初字第6164号民事判决书及该案庭审笔录、证人证言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案二审主要争议焦点为:1、林建与邵金英之间是否系赠与合同关系;2、如果双方之间存在赠与合同关系,该合同应否撤销。
  本院认为,林建在其与邵金英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自认诉争房屋系邵金英赠与给其,且已有生效判决认定邵金英与林建之间就诉争房屋形成赠与合同关系,故一审法院认定邵金英与林建之间就诉争房屋存在赠与合同关系并无不当。林建主张诉争房屋系其借邵金英名义购买,且购房款均系其支付,故诉争房屋应当归其所有。但诉争房屋系以邵金英名义购买,且以邵金英的工龄折算房款,产权登记在邵金英名下,林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与邵金英在购买诉争房屋时对诉争房屋的产权归属有明确书面约定,亦未能提供其出资购买诉争房屋的相关证据,其仅以其持有诉争房屋的买卖契约和交费收据原件为由,主张诉争房屋的购房款系由其缴纳,该房屋应当归其所有的上诉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虽然邵金英将诉争房屋赠与给林建,但该赠与合同系附义务的赠与合同。林建应当承担对邵金英的赡养义务,并支付邵金英的相关费用,且该房屋产权在未经邵金英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进行处分。但林建自2007年迁至上海后,导致邵金英独自居住在诉争房屋内,在邵金英日常生活及生病入院期间林建未能全面履行对邵金英的赡养义务,且林建在未经邵金英同意的情况下将房屋产权过户至其前妻过楠楠名下,故林建未能按照双方约定履行赠与合同所附义务,邵金英要求撤销该赠与合同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双方的亲情关系及林建履行了部分赡养义务的情形,在诉争房屋无法返还的情况下,判决林建赔偿邵金英60万元并无不当。林建主张其已完全尽到合同约定义务,赠与合同不应撤销的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林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250元,由上诉人林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丁  钰
审  判  员    相媛媛
审  判  员    朱卫国

二○一七年九月一日

书  记  员    宋龙雯

  • 主办: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32523号
  •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 访 问 量: